山里的比安卡

行走世间都是妖怪。

大学里最亲密的女性朋友是个精致女孩,古典主义,爱挑那些精致又经典的欧洲城市,问她想要去哪玩去,多半是巴黎,巴塞罗那,阿姆斯特丹,斯德哥尔摩,苏黎世。走路,逛街,喝个下午茶。陪她走了一趟意大利,也挺好,但后续对西欧失去兴趣。

我居然是个犯嫌的浪漫主义。只在两个极端之间徘徊。想去南美撒野,去撒哈拉宿营,到冰岛空无一人的公路上自驾,到肯尼亚看动物大迁徙。如果这些都不去,那就哪也不要去,就近到加勒比海挑个度假村,下午晒太阳滑水冲浪浮潜,晚上喝酒,上午宿醉,啥也不干。要么作天作地,要么骄奢淫逸。

机票都是冲动消费。

没注意猫在我一条吸烟裤上坐了一个晚上就装箱了。今天拿出来准备穿,哦豁,全是毛。

评论
热度(2)

© 山里的比安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