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比安卡

行走世间都是妖怪。

毫无意义又很长的吐槽

我觉得我姐妹V的男朋友S一定非常恨我和另一位共同朋友M。每一次送V礼物时,我和M都压他一头。


重点是今年我和M谁又都没送什么特别夸张的礼物。我们三个都不是铺张浪费的人。我送了一个Refa,还是小号的;M作为直男,在我的点拨下买了一个Jo Malone的diffuser。可以说都是低调到连拍照发instagram都没什么必要的礼物了。就连这也能把S比下去。因为S送了一个蜡烛。V没说是哪个牌子的蜡烛,我猜是urban outfitter店里卖的,15刀一个那种。8月初V牙医学院入学我去了费城参加仪式,送花之余就随手送了她这么一个蜡烛权当乔迁之喜。


那天S花也没送。我和V表弟各拿一束花围着她。在V父母大伯的注视下,S空手来的。


5月毕业典礼,S也没带花来。也没做任何表示。


去年V生日,我不大记得了,但隐约记得我送的是一个Tiffany的小项链,连钻都不带的。M送了某个牌子的口红套装,直男送礼的极限了,具体我也忘了。S送了……他们公司给客户的小礼物吧。


其实S工作四年有余了,顶级咨询公司,年薪$250K+,是我和M的三倍还多,我俩至今不能理解他怎么这么小气。


仅仅是不给V花钱,也就罢了。我和M都是很舍得给恋人朋友花钱的人,有的人不那么舍得,都可以理解。只是S一直以来都在隐隐地惹毛我们。很微妙的那种惹毛。解释起来很困难。


我和V和M谁都不是家里有矿,只是活得比较舒适的程度。(自认为)消费观朴实平和。不是有那种凡出门必坐头等舱的人吗。我们飞短途从来都买经济舱,从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只有飞美中之间12+小时长途时,为了脊椎健康才会买商务舱躺下睡而已(至少我是这样)。度假前也都会精打细算:大三时我和V去坎昆度假,左挑右选,挑了5星度假村里最便宜的那家,严格执行了预算。


S让我们不爽的时候,就好比坐飞机的例子。他因为工作关系,一直都会坐公司提供的商务舱,同时积攒大量里程,让他可以平日里也轻易升舱。他就很喜欢津津乐道这些premium,似乎是为了在我们面前表现他很高端。固然我们不常坐商务舱没错,可这些premium并不是他消费得来的呀。而且我很不服输地偷偷想……如果我想坐商务舱,也没什么大不了,只是真心实意地觉得,短短几小时,又不是很久的飞行,确实没有必要花三倍的钱。虽然是他在很棒的公司工作的回报,但总觉得怪怪的。要说哪里怪,又很难说明白。


类似的例子还有,去年夏天,S在瑞典常驻两个月。似乎他的公司在这种情况下,会报销一部分伴侣来探望一次的花销。V就去了。他们借此机会游览了周边几个国家。S似乎把这个当作是他请客,让V去欧洲玩一样。他们今年又在法国和西班牙玩,也都是借着S工作/开会的机会的。据我所知,不能报销的那部分,和到处旅游额外产生的花费,也都是V在买单……S公司的福利,确实让V少花了很多钱。但不知怎的,我眼见过M带他前女友去坎昆、去巴哈马邮轮、去菲律宾度假,都是M一口气订好酒店和两份机票的。我隐约觉得两者有区别,又笨嘴拙舌,不能很好地解释这区别。


从波士顿到费城,自从S巧妙地搬进V的公寓,都没有在付任何房租or水电。在波士顿的公寓是V买的,本身没有房租,也说得过去。但费城的公寓确实是V租的呀,总觉得不负担一点,也怪怪的。何况换个角度,V还在读书,V的房租是V爸爸付的,如果我在S的位置,那几次见到V爸爸时,不会有点尴尬吗。


就算是这样,S还总要酸我和V和M是spoiled kids. 一开始我是真的不懂,因为我自认我们和新闻里每天超跑名牌的简直云泥之别。只是预算宽松点,对价格不是很敏感,但不是完全是金钱为粪土的。我们还是为了贵买不起而流泪为了百货商店打折而快乐的。我甚至还有反思过,是不是忽略了S因为不同的upbringing而建立不同的价值观,无意伤害他的感情。


后来我发现他也许只是在用他可以自己赚钱独立生活事业优秀这些标签,同时用仰赖父母挥霍金钱的标签贬低我们,以掩盖他家境不够优越的自卑感而已。我觉得这样很不坦诚,因为独立生活的人至少应该付自己的房租。我爸爸付我的房租,我刷他的信用卡付卡买鞋买包,所以我坦诚面对,从来不标榜自己经济独立了。


他日常也要贬低V的。不然他更不自信。V取得的成就,他要泼一点冷水。据说他们一起看了Crazy Rich Asians,不知道他们看了那个需要男主姐姐Astro “make him feel like a man”的平民Michael,是何感想,是否觉得deja vu.


一次M和V聊起M爸爸要给M买一块表做毕业礼物,大概5万美元左右,问我和V有什么idea吗。S在旁边听着,回去和V说你们真是太夸张了。结果下一次在纽约见到,S另外的朋友也在场,他主动和M聊起他是否买到心仪的表,好像买手表也是他日常关注的内容一样。他明明对这样的生活方式有所向往,要故意借我们在他其他朋友面前演出来,却又要在我们面前表现得不屑一顾,让我费解。


所以我就不在乎他酸,也不再自我反思,反而还故意呛回去,自豪地承认我就是个rich Chinese princess. V也是。M(虽然是男的)也是。有什么问题吗。不服打我吗。


这样说来好像是我和M嫌贫爱富一样。可是我们摸着良心说我们从未在乎过一个朋友是否有钱。这是不能计量和比较的。非要拿家里的什么账户资产来比较的话,我们三个之间不也会排出个一二三吗。这些本身毫无意义。我们在意的根本不是S穷/小气,而是他总想不花钱装大方、装奢侈、口是心非啊。如果做人都坦率些,可以一起商量去某个价位的餐厅吃饭/住xxx一晚的酒店,都会开心的。


何况S总要在我和M面前表现他所工作的公司的优越。V不是学商科类的听不太懂,我和M就成了重点目标。确实是咨询行业顶尖的公司没有错,他的薪水也很高。但他比我们年长好几岁……年龄产生的成就上的差距是我最不屑的那种,就像我不屑所谓的学长光环一样。等年轻的人到了同样的年纪,未见得不会取得同样的成就,甚至可能更高。这就是为什么我在专业领域里见过的优秀前辈,虽然经验丰富,但对待后辈往往也会很自谦的道理。他越是这样努力表现,我和M就越是偷偷笑他。就让人更想欺负他。为了给V面子,我只是不理,M更坏,故意顺着他说,当面捧杀他,我还要拦着M,不许他太耍猴了。


与他爱提起他的公司相反的,大学他就从来不提,因为我们三个读的是(学费奇高排名也高声誉也好)的私立大学,他毕业于本州的州立大学而已。


我常观察人,也常推敲人心,两年来林林总总,从浅到深,探查了很多S,以及V相处的心理状态。我和M也常私下谈起。我俩男女角度不同,但最后总大同小异。很多更深的不够扎实的推测不便在此写下。但我很喜欢M对S的strategy的一句形容:keep her around by keeping her down. 


我写不出总结或综述了。只有一个狭隘的题外话:在很多吐槽君和树洞下都会看到闺蜜觊觎闺蜜的男朋友。我疑心这都是怎么发生的。先不提觊觎了。我和M大概要投一个:闺蜜的男朋友不讨人喜欢,该怎么办?










评论
热度(1)

© 山里的比安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