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比安卡

行走世间都是妖怪。

昨天和一个相识六年的朋友喝酒喝到凌晨三点才回家。挤在吧台前一张沙发里,喝了一轮又一轮,聊天聊地,人生理想,三教九流,肆无忌惮,口无遮拦。

他5月毕业之后回来准备GAP一年半,考法学院。在新东方教中国高中生大学生英语,挣钱。我问他怎么教的。他说之前新东方让他带口语班,他就带着大家玩半节课游戏,就是我们在学校常玩的那些喝酒游戏。我emmmmm。

现在换成教GRE和GMAT逻辑阅读了。反正简单。随便教教。学得会是缘分。学不会是笨。

我:您说的有道理。

我非常非常喜欢他。如果听起来没那么过度自信的话我原本想说他应该也很喜欢我。刨去一切渊源不提,长久以来我们之间流动着一种tension,灵魂层面上强烈地互相吸引的,类似磁场和羁绊的那种玩意。某种程度上我们非常相像,相对坐而论道时也可以非常恳诚坦率。

作为朋友我相当喜欢这个人。但同时作为朋友,我为所有有意和他发展并确实发展恋爱关系的女性(目前只有女性)捏一把汗。这什么人啊真的。不是人。就是个祸害。

我又是什么人。都说物以类聚,那我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我觉得我比他强些,至少我愿意当个好人。当然我是随口黑来说说的。我知道无非是因为真心难付。

我们的友谊相当有趣而宝贵。充满了互相挑衅的张力,还有破罐破摔的坦然。

真有意思。

评论
热度(2)

© 山里的比安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