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比安卡

行走世间都是妖怪。

[授权翻译]时间悖论 The Grandfather Paradox - 第10章

第9章

第10章 尾声

Bambam走下三段台阶,刚站在学校主楼的正厅外站定,荣宰的电话打进来。这还差不多,他安慰自己。

“不是我说你,”荣宰听起来气喘吁吁,Bambam能想象到他这个哥哥是如何被一群大二学生挤在中间、抱着一厚沓乐谱、跌跌撞撞下楼梯,还要一边讲电话,“我明明说的是体育馆,你给我跑到整个相反的方向去...”

“我错了嘛!”Bambam撅起嘴,“拜托,我刚来两个星期。我就不信你大一的时候从来不迷路。何况我想来看看社团招新会,就在这里对吧?”

“对对对,”荣宰还在抱怨,“我马上过去...哦哦!度云啊!刚没看见你...什么?没事,不用了,真的,我正要去...”

一大堆文件哗啦落地的声音,电话突然挂断了。Bambam翻了个白眼,收起手机,随着逐渐稀疏的人群走进正厅。学校里各个社团都在这里摆了大大小小的摊位。他踮起脚,张望舞蹈社在什么地方。

他慢慢搜寻了半个大厅,突然觉得脖子后面凉飕飕的;他用余光瞥见不远处DJ社团的摊位,心里毛毛的,一阵凉气突然顺着脊椎爬上来: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正倚着墙,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他的头发染成相当扎眼的银灰色,两边耳垂各戴着一只耳环。

意识到对方还没有移开视线,Bambam浑身不自在。难道这就是之前段宜恩警告过他的、大学里奇怪的人?(虽然他说的不怎么中肯,毕竟他自己最后就是和这么一个“大学里奇怪的人”恋爱结婚了)他小心翼翼地挪到园艺社附近,但当他再次偷偷回头张望,感觉更诡异了——那男生现在不仅仅只是盯着他,而是迈开脚步,直直向他走来。Bambam觉得他需要防狼哨和胡椒喷雾,还有...

“我们之前见过吗?”

这个时候假装没看见对方之前色眯眯的视线已经没用了。他决定正面刚,装出愉快的口吻,“额,好像没有?”

男生眨眨眼,仿佛在努力思考什么——很快,他白皙的脸颊染上了一种可爱的粉色,慌慌张张地移开视线,“对、对不起。我以为...天哪,我刚才一直盯着你看。你应该觉得我是个变态吧...对不起,真的。”

现在Bambam终于确定他不是谋财害命的,他不得不承认,这个男生有点可爱。但他不打算跟荣宰讨论这个——他会笑话自己到天荒地老的。

“没关系,我只是,”Bambam夸张地耸耸肩,“以为你要过来把我开膛破肚什么的。没事了。”

男生害羞地笑了。Shit. 他不是有点可爱。他根本就是非常可爱。他笑起来的时闪闪发光的眼睛,让Bambam产生了眼前飞过花瓣和小彩虹的幻觉。他脑海里闪过段宜恩曾给他描述过的、他第一次见到王嘉尔的情形(“他走进教室,我们好像四目相对了一下,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走过来,然后整个人摔在第一排的座位上。这事儿好像发生了好几次,就在同一节课上”),然后如同被沸水焯过一样,整个人都熟了。这种大学生活的打开方式,他可从来没想过。

“你...你确定吗?”男孩顿了顿,还是好奇地打量着Bambam,深邃的眼睛似乎迷失在自己的遐想里,仿佛正在注视着Bambam看不见的什么东西,“我们真的从来没见过吗?”

“额,你觉得呢?”说实话,Bambam一点都不介意和这个男生再纠缠一会儿。他至少还有半个小时;如果度云粘着荣宰不放,那他就有四十五分钟。Bambam太了解他们了,他有充足的把握。

但他意识到男生正盯着他的下巴瞧。他下意识地抬起手,捂住了下颌处的那条伤疤。他今天早上被荣宰的大嗓门催着出门,匆忙间忘了涂遮瑕霜。他正想解释一下,男生却抢先了一步,差不多和他同时开口。

“这伤疤是怎么来的?”

“这个不是胎记,是...”Bambam大吃一惊,截住话头,“等一下,你怎么知道?”他轻轻抚摸那块痕迹,“每个人都以为那是某种奇怪的胎记。”

“我,我大概是...”男生看起来非常迷茫,眼神在Bambam脸上游走,似乎正在拼命回忆什么,“我猜的。”他最终尴尬地耸耸肩,“我觉得它看着有点眼熟,好像很久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但是我也...我好像说错话了,对不起,如果你不想聊这个话题,都是我...”

“没有,没关系,”Bambam兴高采烈,“那可能就说明我们命中注定要认识对方!”

男孩笑了,笑声爽朗清澈,是那种让人愿意听一辈子的笑声。“我其实是要去舞蹈社那里看看...”

“真的假的?”Bambam大叫,“我也是!一起走吧。”他悲痛地仰头望天,“我总是迷路,我哥又一点也指望不上,我们这样的新生就应该扎堆行动才对。”对话进行得很顺利,他心中暗爽,一个箭步窜到男生身后,推着他一起走,“叫我Bambam好了。我的真名我爸自己有时也念不对。你叫什么名字?”

“有谦,”男生笑了,和Bambam并排走,“我叫金有谦。”

“幸会幸会!”他开心地说,“我们最好快点找到舞蹈社的桌子,免得被人踩死。如果我们最后还活着,去喝个咖啡怎么样?你喜欢咖啡吗?”

“可以。”有谦看着他,眼含笑意,闪身避开一只手舞足蹈的鱼尾狮吉祥物,“至于咖啡嘛...我更喜欢巧克力。”

“巧克力是吗,”Bambam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一只手揽过金有谦,熟练地带着他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脑袋里开始计算从现在开始到二月十四号还有多少天——别犯傻了,他摇摇头,试图打消自己的念头,你才刚认识他。荣宰可能会被陌生人的潜在危险吓得惊慌失措;王嘉尔可能会直接飞过来,拎着他的佩剑追杀每一个试图追他的人(他之前的男朋友要负主要责任);何况这两周来的学业压力让他意识到,只有天才和奴隶才能同时完成学业和恋爱两项工程。

但,先从朋友做起,也没什么关系,对吧?

“好啊,”Bambam狡猾地笑了,毫无廉耻地借着一群拥挤过来的新生当幌子,顺势贴得更近了些。现在金有谦紧紧挽着他的手臂,Bambam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但他无暇顾及,乐开了花,“好啊,巧克力也行。”




------全文完------


完结啦。原作三万一千字,中文没查,总的来说不长,信息量不算小。

有谦完成了自我毁灭后重开时间线,虽然此生他和林朴二人再无关联了,但显然另一场命定的相逢等着他,被Bambam盯上了,估计一场甜掉牙的恋爱是免不了,所以,谁知道呢。

之前为了避免spoiler,也不能多说话,现在完结了,欢迎讨论剧情。说到底我也只是读者之一,相当有交流的欲望。来啊,造作啊。

之后可能还有一个后记。我自己的。

以上。


评论(32)
热度(82)

© 山里的比安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