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比安卡

行走世间都是妖怪。

[授权翻译]时间悖论 The Grandfather Paradox - 第9章

第8章

第9章

林在范是被窗外清脆的鸟鸣唤醒的。

他慢吞吞地眨眨眼,坐起来,花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身在何处。日光从薄薄的窗帘钻进房间,倾泻了一地。

他挣扎着把自己从被子里挖出来,嘴里嘟嘟囔囔咒骂着,头疼欲裂,跌跌撞撞爬下床,差点撞翻床头柜上的台灯和水瓶...

...门开了。一颗脑袋钻进门缝。

“哥醒了?”

他们彼此沉默地打量了对方一下。

朴珍荣看着他整个人缠在被单里狼狈的样子,爆发出一阵大笑。林在范愤怒地哼哼。

“都日上三竿了吧。”他的声音还很沙哑。珍荣瞪了他一眼。

“你昨天病成那个样子,不会真以为我能允许你今天去上班吧?”他嗤笑道,把林在范推回床上,凉凉的手掌贴上他额头,“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

朴珍荣刚要在床上坐下,突然吃痛,疼得他倒吸凉气。林在范一秒清醒,扑上去查看情况。

他轻轻抬起珍荣一条腿,检查他脚上的烫伤。那里的皮肤依旧通红,烫出一片水泡,有的地方甚至已经脱了一层皮。

“脚还疼吗?”林在范的拇指温柔地摩挲他的脚踝。珍荣把脚抽走了。

“痒。”珍荣把他的手打下去,“没事了,只是有一点不舒服。还好那时你也回家了。当然如果你的反应能再稍微镇定一点就更好了。”

“一整锅开水扣下来浇在你腿上,我怎么镇定?”林在范生气,“更可气的是你昨天晚上还非要去取车,拖着这只脚?”

“就拖着呗。”朴珍荣翻了个白眼,“算了...话说回来,昨天Mark和Jackson打电话过来。他们去了城里的医院,带Bambam最后检查一下,就是那天他在咱们家桌子上划破的伤口。”

“他现在怎么样?”林在范有点担心。

珍荣笑了。“医生给他换敷料的时候,他哭得相当惨;不过后来发现,他出来还和护士撒娇要糖吃呢。所以没什么大事。昨天的雨下得太大了,从市区一路下到这里。估计他们也被困在医院里好一会儿,还好他们给我打了电话——我正准备出门呢。不过想想拖着一条伤腿在大雨里开车,还是不太安全,所以,”珍荣做了个鬼脸,“让俊昊哥等等也无妨。”

“哦。那等他发短信狂轰滥炸我的时候你再去跟他说这话吧。”林在范愁眉苦脸地捂住了眼睛。

外面有什么东西咣啷一声响,紧接着是哒哒哒的脚步声。林在范笑着抬头,想看看门外有什么。

朴珍荣突然绽开一个特别灿烂的笑,跑到门口,“我差点都忘了”,他心虚地从门缝里挤出去,好像藏着什么不想让林在范看见,一副搞事情的表情,“快出来吧,有人给你准备了好东西~”

林在范假装叹气,拿起床头柜上的水瓶故意慢悠悠地喝水,竖起耳朵听门外的动静。他听见朴珍荣跟什么人说悄悄话,“Daddy马上出来”;一串兴奋的脚步声蹦蹦跳跳跑远了,他才站起来,带着笑意推开门。

一瞬间什么都静止了。他昏昏沉沉的脑袋花了好一会儿才消化眼前的场景——

“Surprise!”

林在范脸上的惊喜不是装的——他面前摆满了一桌丰盛的早餐,配上一大壶咖啡;他手边的蛋饼上用番茄酱和香肠装饰成一张笑脸。林在范笑着鼓掌,来到客厅这一头。

他一把捞起荣宰,抱在自己怀里,在小男孩腮帮子上亲了一大口;他儿子使劲挣扎,尖叫着高声大笑。

“都是你做的吗?”他问荣宰,又看了朴珍荣一眼,仿佛为了确认答案。小男孩咯咯地笑了,撒娇地把脸埋进男人颈窝里。

“崽崽在所有面包片上涂了黄油,对吧?”珍荣揉揉荣宰的头发,又捏捏他肉嘟嘟的脸颊,“还洗了水果、打了鸡蛋?”

“对!”荣宰从林在范怀里扭动着挣扎出来,跑到桌子前,指着那盘蛋饼,有点害羞地开口,“这是我给Daddy做的!鸡蛋是我搅拌的。这个是Papa做的,还有这个,这个...”他用小手指一个一个指过去,停在一盘切好的水果上,显然在努力思考着什么,“我帮他削了苹果!”

“了不起。”林在范在荣宰脸蛋上印下第二个湿乎乎的亲吻,像头狗熊一样抱着他。小男孩哈哈大笑,显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打闹。“感谢供养我食物的这两位先生。”他装模作样地冲着珍荣和荣宰各鞠了一躬;荣宰已经跑到了自己的座位旁边,眼睛快乐地忽闪忽闪。

“现在可以吃饭了吧,为了等你起床,我们快饿死了。”珍荣翻翻眼珠,帮荣宰拉开椅子,自己也坐下来,倒了一大杯咖啡。

“Daddy很累了嘛,没关系的。”荣宰心不在焉地帮父亲说话。珍荣冷哼一声,林在范却笑了,往煎饼上挤了一大坨甜奶油,盛到小男孩盘子里。

(他们终于坐下来吃饭。珍荣一边吃一边抱怨,说他觉得荣宰越来越像林在范了)

“看看你们两个有泪痣的家伙,我觉得我被孤立了,”他宣布,“没有一个愿意消消停停看完一本书的。”

林在范和荣宰在桌子下面完成了一套花里胡哨的碰拳。朴珍荣假装没看见。

*

他套上最后一件外套,拉好拉链,走到大厅里。终于接受了今天休假在家的事实,他刚刚享受了三个小时的午睡,现在感觉清爽了不少。

“我可能也顺便去拿个车。”他打着哈欠向珍荣保证他真的好多了,但没起到什么作用。虽然下午的太阳明晃晃挂在天上,珍荣还是强迫他穿上三层衣服才放他出门。

楼外的喧哗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皱着眉缓缓走到门口,看见施工队走过,都穿着橘黄色的背心、戴着黄色的头盔。

“不好意思,请问这是?”林在范打量着这场面,几个工人正忙着把一条长椅搬上运输卡车。林在范看出来,他们准备把公寓前这一片的长椅都拆掉。

“噪音太大的话,还得麻烦您体谅一下。”负责人耸耸肩,“昨天晚上有一棵树倒了,造成不小的破坏,上头叫我们干脆把这片区域改造成篮球场算了。这些长椅也有年头了,与其花功夫修,还不如拆了重建别的,对吧。”他举起手里的写字板指了指不远处的草皮,“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林在范眨眨眼,裹紧了外套。

“额,”他看着工人们把剩下几条也搬走了——只留下最后一个。这把长椅破破烂烂,在一盏路灯正下方,面向街道。一组人正戴着铁锹和电钻围着它,准备用拖车钩把它栓到停在路边的装卸车上。“是这么复杂的工程吗?”

“就它格外复杂,”负责人盯着那把长椅,“这么多年,可能是卡住了。您最好退后一点。”

工人们扫清了区域,装卸车缓缓开动。林在范惊叹地看着,铁链绷直了,紧紧拉住长椅。

只花了一两秒钟,随着金属和木头破碎发出嘎吱嘎吱的巨响,那条长椅被从地里拔了出来。木头裂成碎块,可怜巴巴地被拽着拖过地面。

“这就齐活了。”负责人冷漠地开口。工人们把剩下的木头拆成两半,和其他废料一起扔上车。“这些东西本来也没什么用,”他挑起话头。剩下的工人们开始拆卸路灯,先放倒在地上,再拆除底座。“您之前在这里坐过吗?这条街上其他人呢?”他嗤笑着,仿佛这根本就是个荒谬的主意。

林在范耸耸肩,“从来没有。”

“我猜也是,”负责人笑笑,示意林在范现在可以通行了,“小心点,先生,祝您有个美好的一天。”

“你也是。”林在范沿着路向前走,小心地躲开匆匆忙忙的工人们。

他最后还是回头看了一眼——现在那片空地光秃秃一片,草皮也被清除了,只留下深色的土壤仿佛受了重伤一样裸露在外面。

林在范觉得自己的想法十分滑稽,嘲笑着自己,继续走向公交车站,心里记挂着早上荣宰做不出的数学题,窝火地意识到他可能不得不请珍荣来帮忙了。

*

这天晚上,他们一家三口打算出去吃晚饭。林在范把车开到楼下,荣宰背着小企鹅宝露露的书包蹦蹦跳跳跑出来,钻进后座;朴珍荣注意到门前出现了一片新的空地。

“他们把长椅拆掉了。”

林在范毫不关心,哼哼着权当回应。这车现在闻起来有一股炒年糕的味道;他一半心思都在琢磨怎么回绝跟李俊昊那顿烤肉加烧酒的约定,一边回身检查荣宰的安全带是不是系好了。

朴珍荣看起来也若有所思,全程没有说话,只是盯着窗外。

林在范对此已经习惯了——他知道珍荣需要很多独自思考和回忆的时间。这不是我该插手的,他这样告诉自己。

他们最后去了附近一家综合购物中心吃了晚饭,饭后荣宰兴奋地要求吃软糖夹心冰淇淋,带他们一路找到地下一层的零食摊。

朴珍荣带着荣宰挑冰淇淋去了。林在范一个人在音像店里闲逛。他突然瞥见一个小男孩,就站在离自己几步开外的地方,他身上那件棕色的羽绒服对他来说有些太大了,污迹斑斑,还有几处磨损,站在买奶昔的摊子旁边,直勾勾地盯着林在范。

他笑了。孩子们经常这样盯着人不放。他通常就友好地微笑挥手回应他们。他这次也这么做了。但让他大吃一惊的是,这个小男孩没有像他预想的那样,害羞地跑回去找自己的爸爸妈妈;相反,他的眼睛睁大了,露出了一个真挚的笑容,眼睛周围的褶皱让林在范莫名其妙地想起了朴珍荣。小男孩向他走来,向他伸出手,林在范惊讶地退后了一步——

“Daddy?”

林在范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笑了起来,“我不...我不是你父亲。”

小男孩凑得更近,林在范又退后一步,双臂尴尬地交叉在胸前,四处寻找这个男孩的父母是不是在附近,“我...”他又端详了一下小男孩,现在正非常困惑地看着自己,“我们不认识,我不是你的父亲。”

男孩生了根似的一动不动,还是盯着他。

“哥?”朴珍荣带着荣宰走进来找他,荣宰手里端着一大杯冰淇淋。他看了林在范一眼,憋着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交到朋友,或者说居然还能交到朋友。”他又看看小男孩。后者正好奇地打量着朴珍荣。“Hey,小家伙,你妈妈在哪里呀?”

男孩看起来迷惑不解,视线依次扫过林在范,朴珍荣,又看看荣宰,手指捏着外套上的线头。这可能是他情绪紧张时的习惯。

“Papa,他可能也想吃冰淇淋。”荣宰挖了满满一大勺,伸出手来,“给你吃冰淇淋吧!”

男孩还是站在那盯着他们瞧,让林在范有些不自在。他揽过荣宰的肩,低声对他说,“崽崽,我觉得他可能不太想吃冰淇淋。”

一声抽泣。林在范瞥见珍荣惊了一跳。大颗大颗的眼泪顺着男孩的脸颊滚下来——他的眼圈通红,幼小的脸庞全是悲伤,但嘴唇紧紧抿在一起,好像拼命努力不哭出声。

“怎么了?你怎么哭了?”珍荣满脸紧张,走上前,张开了怀抱。有那么一瞬间,小男孩看起来就要扑进他怀里,然而...

“有谦!”

一位女士匆匆跑过来,手里拽着另一个看起来年长一点、看起来满脸不情愿的男孩,林在范松了口气。“对不起,”她向他们道歉,“他脑袋一直不太正常,总是迷迷糊糊到处游荡...他没有惹什么麻烦吧?”

“没有,没关系。”林在范试图一笑而过。但男孩每一次眨眼,都还是有眼泪流出来。“只不过...他叫我Daddy。我和您丈夫长得很像吗?”

女士僵住了。林在范马上意识到他说错话了。她手里牵着的另一个男孩充满防备地开口。

“我们没有父亲。”

“嘘,”女士拽过小男孩的手,避开不看林在范的眼睛,“真对不起,请你原谅。”

她们匆匆转身离开。林在范听见她严厉地低声训斥小男孩——你还嫌我的生活不够痛苦吗,我真是受够了——林在范先看了看珍荣,他迷茫地注视着那三个人走远了;又看了看荣宰,小男孩一只手抓着林在范的腰带,另一只手举着冰淇淋,看起来紧张又害怕。

“Daddy,他为什么哭了?”一群人从身后的餐厅涌出来,他们不得不继续向前走。林在范耸耸肩。他注意到珍荣难过的表情,安慰地牵住爱人的手,又拍拍荣宰的背。

“我也不知道。”他喃喃自语,推推还在回头张望的荣宰,又抬头给了珍荣一个同样警示的眼神。

“哥,你不觉得...”珍荣回望着人群,眼睛因担忧而睁大。在范扯了扯他的手,牵着他们往前走。

“珍荣儿,别看。”他清清嗓子,目视前方,“那不是我们该插手的事。”



------TBC------

下章完结


评论(15)
热度(51)

© 山里的比安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