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比安卡

行走世间都是妖怪。

一点关于翻译和语言本身的想法

英文和中文语法结构的差异,让它们的flow也不一样。英文大多用从句,可以在一个句子结构里加入最大程度的细节,笔随心走。但中文讲究层层递进,层次分明,语句讲求节奏,三思而后行。因此把英文翻译成中文时,如果把所有细节照原样翻译,句式相当累赘,且表达生硬;拆分开、解读后翻译,又显得鸡零狗碎,还有曲解原作的风险。翻译工作的高难与精妙之处,不在于语意本身的传递,而是意境的保留、自然、流畅和融会贯通啊。

向翻译大家们致敬。

以前只做过视频的中字,没有接触过文学作品,上手后才知道这里头的关窍,没那么容易打通。出生以来,中文虽然是母语,但虽然能做到口齿俐落,文学层面上的造诣却太浅,三言两语还能应付自如,篇幅越长越露怯,翻译后的成品不如原作一半生动。

也曾经想过,把优秀的中文的fan-fic翻译成英文,文学表达层面上,我有自信做得更好。但实在是,相当多一部分亚洲特有的元素,我没有自信能在英文语境下充分表达。我对韩国和中国的生活都相当熟悉,但仅限于本国语言/社会的环境下,没有经历过跨语境的体验(比如:在中国说英文生活/在美国说韩语生活)。进退两难。

所以想想还是继续做好手上的工作就好了。希望有长足的进步。

最后一个想法是,人在说不同语言时,性格也不一样。

我身边的朋友都是这样。我自己也有同样的体验。我平日里说英文时是一个Sarcastic,energetic,bubbly的人,随意和自信;说中文时更冷漠沉静,倾向分层推进、讲求逻辑的表达;说日语时谨小慎微,故意把语气放轻快;说韩语时……没什么参考性,因为只会说短语【。


我印象里王嘉尔说粤语、英文、中文和韩语时也基本上是3到4个不同的人格。段宜恩也是。我以前有见过Amber Liu也是。Eric Nam也是。

(Eric Nam还是我校友呢。去年他回学校剧场弄了个见面会,十五块钱一张票我都忘了去。差点被留学上海半年完美错过的韩国朋友捶死。)

语言这个东西真的很有意思的。输入和输出语言也未必一致。有时我华裔室友用英文问我个事情,我很自然用中文回答了,我没意识,她也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对话还是进行得很自然。日语说到一半突然还是开始讲英文的情况也有很多。

想着想着就突然想到,我和我的朋友们什么都说,混着说,换着说。到了我们小孩这代,怎么教,教什么,什么顺序教,都还得推敲。

万一我以后也有小孩,万一我小孩的爸爸也另有一个母语,万一我还不会说那个语言,万一他也不会说中文,那估计要在语言教育问题上打起来。

……先把没翻完的文章翻完再说吧。
溜了。

评论(6)
热度(11)

© 山里的比安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