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里的比安卡

行走世间都是妖怪。

[授权翻译]时间悖论 The Grandfather Paradox - 第3章

第2章 (之前的tag全忘记了)

第3章

星期六的早晨有一套固定流程。

有谦通常七点半醒来,半梦半醒晃悠到主卧,爬上大床,在他们俩之间蜷成一个团,接着睡上半小时。珍荣八点钟会被有谦翻来覆去的动静闹醒,躺着发呆五分钟,昏昏欲睡地在有谦的额头和林在范脸颊上各来一个早安吻,起床做早餐。

八点四十五,林在范爬起来,伴着早间新闻的声音去浴室洗漱。珍荣打开咖啡机。每个星期六都是如此。今天也不例外。

“你这是要去哪呀?”林在范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走进客厅,满心喜欢地揉乱有谦米的头发。小孩坐在桌子边吃他前天买回来的麦片,哼哼唧唧地抗议。“另一个在哪?”

“在厨房洗漱,”珍荣端上咖啡,林在范自动被吸引过去。“我刚才正在说,我姐姐从八月开始说要见有谦米。刚好我妈妈今天要来首尔,帮姐姐准备他下个月的婚礼。所以我在想带有谦米去和她们吃午饭,待一个下午。然后,”他用狗狗眼盯着林在范,眼里有讨好的笑意,“走廊里有一盏灯坏了很久了,我记得你一直抱怨浴室门总是卡住,还有两月之前就应该把车送去保养...”

“好好好,我知道了,”林在范假装怨声载道,半杯咖啡下肚,他清醒了不少,“要我开车送你去姐姐家吗?”

“不用,她们到那边的广场来接我们。”珍荣快乐地绕过桌子,一口亲在林在范脸颊,悠悠走回厨房弄完剩下的早饭。林在范的视线追随着他,直到发现有谦米正冲他做鬼脸。他把儿子的头发拨拉得更乱,坐回来继续喝咖啡。

他昏昏沉沉地开始吃珍荣刚做好的土司和鸡蛋。金有谦同样睡眼惺忪地从厨房飘进客厅。另一个小男孩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扔下吃到一半的麦片,急切地和少年聊起昨天晙赫哥给他们看的最新款高达。林在范意识到一件事。

“有谦,”两个人同时回头看他,动作滑稽地相似,“大的那个。你今天准备去哪里?打算待在屋里吗?”

有谦显然没想过这个,踌躇着回答,“我其实...我没打算出门。”

“噢?”珍荣似乎明白了林在范的意思,也端着咖啡走过来。即使是他也明白,把金有谦一个人留在家里大半天不是个好主意。“我大概...可以带上他?”

“或者,”林在范难以察觉地叹气,“你想和我一起吗?我准备去一趟修车店和五金店。你可以来帮帮忙。”

“啊,好的。”让林在范惊讶的是,有谦似乎很喜欢这个提议。他开始吃早饭。珍荣注视着林在范,表情相当愉快。

*

“把这张单子上的东西买齐,送回家,把车开去修理店,然后坐公交车回来。”林在范眯着眼读手里的便条。这张蓝色的便利贴贴在冰箱上好几周了,写满了各种要买和要换的物件。他把便利贴递给金有谦,后者正兴致盎然地打量着商店门脸。“帮我拿着这个?”

他没想到,比起跟朋友出门做点现在青少年感兴趣的事情,金有谦反倒愿意跟着自己转悠一天。从昨天开始他就一直奇怪,像金有谦这样的孩子,居然宁愿投靠一家陌生人,而不是亲近的朋友。总体来看,他应该是个挺受欢迎的角色,没有毕业舞会国王那么夸张,但至少应该有一个亲密的小圈子,在他需要借住一晚的时候愿意伸出援手的那种。开车来这里的路上,金有谦表现得兴致勃勃,好像重新找回勇气和热情了一样,滔滔不绝。这让林在范更加困惑不解,甚至增加了警惕。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说到底他没资格评判别人,毕竟他以前也不是什么模范学生。

“没问题。”有谦接过便利贴,研究上面的内容。林在范拎着购物筐,抱怨五金店的陈列永远乱七八糟。“哇,这里连番茄都卖吗?”

“噢,那是要买的菜,过几个路口有家超市,去那买。”在范笑了,扫了一眼,“现在这里把能找到的买齐,能省些钱。”

“啊。”有谦朝超市的方向看看,“那我们可以分头行动。我去超市。”

“Hmm,”林在范想了想,“那倒能节省点时间。我来负责超市,有几个牌子是珍荣指名要买的。这个纸条谁拿着?”

“我拍个照就好了。”有谦说着拿出手机。林在范耸耸肩。电子产品不是他的强项,他一向兴趣寥寥。但如今的小孩用智能手机解决一切问题。

金有谦的背包突然嗡嗡响起来,吓了林在范一跳。少年恼火地在包里一顿翻腾,嘟囔说他又忘记修改设置了,掏出一张类似拍立得照片那样的相纸来。林在范发觉这和他第一天晚上看到男孩的日程本里贴着的照片一模一样。

“这是什...”林在范截住话头,尽量不表现出被有谦包里打印出的照片惊吓到的样子,只盯着手机,“额,什么牌子的手机?我从来没见过。”

有谦用余光瞄了他一眼,把照片的手机都塞进裤子口袋里,“是...额,是三星,最新款的。”

真的吗?林在范想这么问。他确信这个手机很旧了,屏幕边缘有裂纹,也磨损得厉害。为了不显得像个智障,他选择闭嘴不问。

有谦似乎很快就把这段对话抛在脑后。林在范扔给他购物筐准备走开时,看到他又把手机拿出来,拍了一张店面的照片。林在范想起那天晚上有谦米告诉他的事。

“你好像很喜欢拍照。”他瞟见有谦的相片库里大概有几百张图片,每张都不相同,但他看不大清内容。

“什么?噢,噢,是的。”他犹豫了一秒,“照片很重要,你知道。”

“你业余时间玩摄影吗?”林在范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打听这个——就那么自然而然地问了,“在学校?”

“就是个,额,个人爱好。”有谦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没什么价值。”

“对你重要的话就有价值。”林在范现在更加困惑。他打开钱包,拿出一张现金,“待会儿在超市见?这有十万,买那些东西应该够用了。”

*

林在范在超市排队结账时看到了金有谦拿着手机在卖糖果的货架边转悠。他招招手,示意少年过来。

“这是在五金店剩下的钱。”有谦递给他几张纸币和一把硬币,“希望我买对了灯泡。”

“是个灯泡就行。”林在范轻快地接过钱,把纸币一并递给收银员,硬币扔进传送带旁边的捐赠盒。他从购物筐里往外搬东西时,注意到金有谦盯着不远处的小冰箱好一会儿了。“哪个是你喝过的吗?”他笑着指指里面乱糟糟堆着的Hite和Cass Light啤酒。

有谦皱皱鼻子。“有。”他咕咕哝哝,“不好喝。”

林在范收起找回的零钱,给下一个顾客让出位置。有谦帮他把东西装进塑料袋里,突然开口,“你经常买的是哪种?”

林在范有点讶异地挑挑眉毛,“啤酒吗?”他从有谦手里接过几个袋子,摇摇头,“没有,我不怎么喝酒。”他努力回想确认没忘记什么东西,走出去几步却发现有谦没有跟上来,疑惑地回头找。

“你不喝酒?”有谦还站在靠近出口的位置,听起来真真切切地惊讶。

林在范看着他,不太明白他的意思,“额,怎么了?”他示意金有谦和他一起走去停车场,“它们不算便宜,也不好喝,我宁愿把钱花在别的上头。”

有谦没有说话。林在范发现少年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看着自己。“不喝酒的人也一样可以有男子气概啊,”他翻翻眼珠,“珍荣也很讨厌那些。我们偶尔买点红酒,但几乎从来不喝啤酒。”

有谦继续沉默了一会儿,拖着步子跟上林在范。“你确实没错过什么,”一起把东西搬上车子后座时,他终于开口。林在范抬头看他,脑袋差点撞上车顶。有谦咳了两声,“大家都应该少喝酒,”顿了顿,少年关上车门,思考着组织语言,“对身体也不好。”

“嗯...”林在范慢吞吞地点头,坐进驾驶座,兀自纳闷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进展到能让这个男孩自如地提出人生忠告的程度了。但他决定把这个想法按下不提。有谦坐进车里,打开收音机,随着引擎的启动播放起少女时代的音乐。林在范开始思考关于灯泡的事情来。

*

“终于等到你了,”李俊昊一掌拍在引擎盖上。车库的灯光刺眼,林在范瞪着他。“再拖几天这姑娘就要断气了。你开进来的时候没听到她发动机的悲鸣吗?她可能在骂你,说不定还在问候你的祖先,你个白痴...”

“哥也养个孩子就知道了。”林在范怼回去。李俊昊不搭理他,仔细端详这辆车。

“每次都是这个借口,你家有个孩子,所以不能出来喝酒,不能去夜店,不能抽出哪怕几天时间去趟济州岛。”李俊昊翻了个白眼,掀开车前盖,“Shit. 看那汽门,没抛锚在半路上都是奇迹。”

“就告诉我多少钱、多久能修好。”林在范忿忿的抱怨。

“这个破玩意儿,最好的情况也要星期一。我老爹和我,我们星期日不工作。提醒你,现在看这个姑娘相当费工夫。”

“那我下班之后过来取车。”林在范叹气,“话又说回来,要多少钱?”

“好问题。”李俊昊沉痛地说,“但我有个更重要的问题要问你。”他凑过来直直地盯着林在范。不远处金有谦正在给一辆光亮的奥迪车拍照。“我不难为你,有这么几个选项,A,你有一个从来没告诉过我的失散多年的弟弟;B,那是你某个表弟,不知道为什么你要把他带过来;C,你找了个小男朋友,我可能得告诉珍荣一声...”

“是个朋友。别闹了。”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和高中生交朋友了。”李俊昊审视地打量他。林在范叹了口气。“说来话长...前几天一个下着大雨的晚上在我家楼下发现他的。把他留在那儿,让珍荣知道我就死定了。我就把他捡回来了。我们打算收留他几天。”

“哼,”李俊昊注视着有谦专注地摆弄他的手机,显然对他们的对话充耳不闻。“你知道我要说什么,陌生人的危险,诸如此类的。但我也不知道,”他耸耸肩,“他看起来是个正经孩子。”

“你是第一千个说这话的人,恭喜。”林在范毫无灵魂,“我可以走了吗?”

“可以,如果你迫不及待地要摆脱拯救你糟糕少年时期的,敬爱的哥哥的话。”李俊昊投降地举起手,林在范终于干巴巴地笑了。

“放轻松点,好吗?我有时候觉得你比佑荣还严肃。”

“行吧。”林在范低声答应他,“有空发个短信给我,我们可以像以前那样出去吃个烤肉。我请客。”

“孩子懂事了。”李俊昊愉快地拍拍他的后背,“现在带上你那个奇怪的朋友,走吧。姑娘们不喜欢被偷拍。”

“那都是车而已,哥。”林在范翻白眼,但还是服从了命令,赶在李俊昊嫌他们碍眼并为此罚款之前,把金有谦从那辆红色兰博基尼前拉走了。

*

“你喜欢车?”回家的路上林在范问金有谦,“打算做个工程师吗?”

少年耸耸肩,紧张地笑笑,“没那个打算。我...成绩不算太好。”

“噢,你不是唯一一个。”林在范探身去看车站的标牌,“我也不喜欢学校。尤其讨厌数学。”

“我也是。”有谦兴奋起来,“我也不擅长语言...虽然一般大家都说数学不好的人往往语言都还不错。”

“我也差不多。”林在范轻快地回复,“有几年我基本放弃学业了,一心想着跳舞。”

“跳舞?”金有谦相当惊奇。

“以前跳。”林在范强调,“好多年以前了,还是大学的事。就连大学也是我父母强迫我去上的,为了拿个学位证书。”

“你有专项跳什么吗?”有谦追问,看起来相当感兴趣。

“啊,我那时候和一个舞团一起跳B-Boy。”林在范心不在焉地回答。公交车缓缓停下,他示意有谦和他一起上车。“我就是那个时候认识珍荣的。他在另外一个舞团里。不过他和我不一样,他学业成绩相当好。”林在范笑着回头,看着金有谦跟在他身后上来。“大概是收养有谦米的前一年,我就不跳了。”

“我一点都不知道。”有谦好奇地问,“哪个舞团?”

“你问这些做什么?那个舞团好几年前就解散了。喂,哪个是五金店的袋子?我记得...送回家的东西里没看见它。”

“哦,我忘了说,我把它放在包里了。“有谦打开他的背包,给林在范看里面的塑料袋,“刚才拿了太多东西,这个又比较小,所以。”

林在范想挥挥手告诉有谦不用打开包给他看了,但他注意到...

“那是什么书?”他瞥见塑料袋旁边塞着一本相当厚的大部头。有谦快速合上了背包。“那是...《量子力学的诠释与测量》。有谦,”他笑了,不敢相信自己这么容易就被这个孩子糊弄了,“你说你不喜欢学校。”

“这不是...这不是学校的内容。”有谦似乎不愿意谈论这个,“我只是闲着没事拿来看看。”

“谁会读量子力学当做消遣?”公交车拐了个弯,他扶住怀里的袋子。“不知道你在学校的表现到底什么样,反正现在我知道你准备以后去研究卫星了。”

“是真的,我真的学不会学校里教的内容,数学和英文那种。”有谦抗议,“何况量子力学比起数学,更像是哲学。”

“哲学,嗯,”林在范笑嘻嘻的。车又停了一站,他往窗外看是不是该下车了。“那挺有趣的。有机会你应该和珍荣聊聊,他喜欢这些东西,是个不错的话题。”

“真的?”再一次的,金有谦燃起了好奇心,虽然难以觉察,但他对林在范说的一切都极其着迷,“他研究这些?他一直都对哲学感兴趣吗?”

“可能不包括量子力学吧,不过他在大学确实修了哲学和逻辑的课程。”林在范耸肩,“如果你以后对这个方向感兴趣,他应该能指点你一些吧。”

不过令他不解的是,金有谦似乎对这个提议兴致缺缺,只是缓缓点点头,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思考里。

“我从来都不知道。”他沉思着。林在范也沉默了。金有谦让他十分困惑。

“我也觉得你不知道,毕竟我们前天才认识。”他说,轻轻笑了。有谦眨眨眼,似乎刚刚意识到这个事实。

“对。”他终于开口,避开不看林在范的眼睛。他们的对话戛然而止。


------TBC------

下章宜嘉出场

评论(7)
热度(51)

© 山里的比安卡 | Powered by LOFTER